星冥尘木

这里星木,学生党一枚,野生可以捕捉,写写填词有时写文文,填词想唱私信说一下便可以拿去记得表明处处(ง •̀_•́)ง
对于填词的前辈们来说我还差的很多,呦西,努力加油٩( 'ω' )و

「土方组」你的模样(1)

  (「・ω・)「兼堀向,微虐
  (「・ω・)「些许ooc请见谅
  (「・ω・)「小学生文笔已面壁
  (「・ω・)「多久更完也许是个问题
  (「・ω・)「我一个填词手来作死写文【划】
————————————————————————
  
  【兼先生……】
  【兼先生真的很抱歉……】
  【果然……兼先生很温柔呢……】
  【对不起……兼先生……】
  
 
  
  “国广?!”
  这已经是第多少次了……在梦里梦见他那时候的模样……
  和泉守渐渐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他在反复告诉自己要冷静,不可以大声的喊出来,即便身旁没有那个睡的很熟的小家伙
  至今都忘却不了的那一幕……一直在脑海里回荡着……每时每刻甚至每分每秒
  堀川碎刀的画面一次又一次的在自己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踩踏着
  握了握拳头,不顾自己凌乱的睡衣,和泉守使劲挠了挠头,话语里带着些许对自己的憎恨
  “我算什么帅气又强大啊……”
  就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自己还配说什么呢?
  不知不觉间,和泉守的眼角划过了泪珠,划过他的脸庞,最终落到被子上染湿了一片
  国广的离开……都是因为我……
  
  “今天又是和泉守又是这样呢安定”清光坐在走廊一旁,看着正在田当番的和泉守
  “自从堀川走后他就那样了不是吗?”安定耸了耸肩,表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也不知道和泉守在想些什么……”清光摆弄了摆弄自己的指甲,视线不再投递到和泉守身上
  “这样的清光也挺可爱的……”安定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因为声音没有多大所以清光并没有听清
  “安定你说什么?”清光抬头看向旁边偷笑的人,脸上带上了疑惑
  “不,没什么”安定说完摆了摆手,脸上的笑意没有消减
  “什么嘛……”清光不再反复问,随后站了起来,双手叉腰“那么马当番一绝胜负吧!赢了就告诉我哦”
  “噗嗤……”安定看到人的模样笑了笑,随后也站了起来“好啊,我不会输的哦”
  “走吧!”清光说完搭着人的肩走向马厩,两人的渐渐离和泉守远去
  他们说的没有错……
  堀川碎刀后……和泉守就这样了……
  床也不赖了,脾气也不像小孩子了,内番也不会逃了每天辛辛苦苦的做,衣服也开始洗,杂活也开始干了
  大家都以为只是和泉守他太想堀川就变成这样了,但是自从和泉守穿上堀川模样的内番服,耳钉也从三个变成一个的时候他们突然发现……
  和泉守彻底活成了堀川的模样……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