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冥尘木

这里星木,学生党一枚,野生可以捕捉,写写填词有时写文文,填词想唱私信说一下便可以拿去记得表明处处(ง •̀_•́)ง
对于填词的前辈们来说我还差的很多,呦西,努力加油٩( 'ω' )و

「土方组」你的模样——(二)

        *兼堀向,微虐
  *些许ooc请见谅
  *小学生文笔已面壁
  *多久更完也许是个问题
  *我一个填词手来作死写文【划】
        *女审神者出场不喜勿喷
———————————————————————
  皋月时的一次出阵,堀川为了保护和泉守而碎刀
  和泉守回来什么都没说,拿着堀川的碎片一直在哭泣,哭的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和自责
  审神者见状拿走了堀川的碎片并承诺他会修好堀川让他回来的,请给她一些时间
  之后和泉守变成了那个彻底不像自己的和泉守……
  “和泉守先生……不好意思打扰您了……”五虎退悄悄打开了部屋的门,探出了自己的脑袋
  “有事吗?”因为堀川破碎的片段总是时时刻刻地回荡在自己的梦里,和泉守并没有睡好,甚至还是随时都有可能睡着的状态
  “主……主公大人找您……可以过去一下吗?”五虎退抱紧了一只小老虎,讯问着和泉守
  “主公?!”和泉守瞬间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已经三个月没有和他见过面的主公突然叫他过去……
  是国广回来了吗……
  心中首先抛出了这样的一个疑问给自己,因为想的太激烈以至于和泉守已经忽视了被自己捏裂的木梳子
  “和……和泉守先生……”和泉守的动作吓到了门旁的五虎退,引的他眼含着泪滴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
  “啊……抱歉”和泉守回过神来,将目光放回五虎退身上,随后起身,走出屋外,看了看还有点委屈的五虎退了 摸了摸他的头“抱歉,吓到你了”说完迈开步子往主公的房间走去
  “没……没关系……”五虎退摇了摇头,默默看着和泉守离自己远去,愣了一会儿,下意识的说出了一句话
  “和泉守先生……真是温柔呢”
  
  和泉守此刻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觉得脑袋空洞和混乱
  他不知道等一下见到审神者应该说什么,满脑袋全是国广的事情
  快点……再快点……国广……国广……
  和泉守又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到了阁楼一步并两步的跑了上去,最后停在了审神者的门前,调整自己已经繁乱的呼吸
  “呼……主公我……”就在和泉守要推开门的那一刻,审神者直接推开了门,险些跌倒在和泉守面前
  “兼定你可真慢……”审神者虚弱的抱怨了一句,一手扶住了门框,一手扶住了自己的脑袋
  “啊……哦……抱歉……”和泉守想伸手扶住自己的主公可是被人拒绝
  “我也累了……兼定我最后说一句……”审神者甩了甩手指着和泉守的脸,一脸不满的看着他“你要知道……是什么才造就了堀川……”
  “主公?!”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但是最后接住倒下的主公的却不是和泉守,而是那熟悉的声音的主人
  和泉守愣住了,在脑海中彩排了千遍万遍的重逢场合,最后变成了这样,便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国……国广?”
  “是我……兼先生”熟悉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湛蓝的眼眸闪着光泽,红珍珠的耳钉还是崭新般的闪亮“我回来了……”
  “你这家伙啊……可真让我好等……”和泉守苦笑,眼前那个自己最思念的人站在了自己面前,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表达自己的激动
  “兼先生,咱们先把主公安顿好了吧”国广眨了眨眼睛,避开了和泉守的目光
  “国广?”和泉守不傻,他发现了堀川有意避开他的目光,语气中带有一丝疑问
  “啊……兼先生,我刚恢复付丧神的身躯,还有点不适应……抱歉”堀川反应了过来,对着和泉守笑了笑,随后转身进屋,安顿好审神者后走出“走吧,兼先生”
  “嗯,走吧”和泉守点点头,和堀川一起离开阁楼,回到了走廊
  和泉守一边走,一边思考着审神者的那句话
  是什么……造就了国广吗?
  
         一路上两个人没有说话,只是堀川偶尔问一两句,和泉守搪塞过去后,两人也没再多说些什么,正当两人走过田间时,今剑就扑了上来
  “堀川桑!”今剑第一个发现了跟着和泉守的堀川,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
  “好久不见,今剑桑”堀川笑了笑,接住了飞来的今剑
  “堀川?”“堀川先生回来了吗?”“堀川?!”“堀川桑,欢迎回来”“啊啊……堀川总算回来了啊”听见今剑的声音,大家蜂蛹而出,围起了堀川,毕竟堀川都是给他们留下好印象的人
  “我回来了,大家,以后还请多关照”堀川笑笑,看着自己面前的大家感觉到了幸福
  之后大家就开始讯问堀川的情况,堀川也笑着回答,和泉守见到着一幕,默默的先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推开房门,是整齐也不脏乱的屋子,和泉守进屋,跪坐在了一个小盒子面前
  和泉守深呼吸,之后拿起箱子,默默打开,里面是一个绣着他刀纹的御守,是堀川亲手做的,打开后里面的字条掉了出来,和泉守捡起,不知第多少次的翻看
  【谁知生平愿 或见飞蛾自投火 心有戚戚焉】
  纸上是秀丽的字迹,很明显是堀川的,堀川在自己碎刀前的一刻把它交给了和泉守
  土方先生的俳句和泉守是最懂的,他知道堀川想表达的意思
  无惧于碎刀的恐惧,想保护对于自己的最重要的人,他无怨也无悔,但是……也真是因为这样,和泉守才陷入了自责当中
  自己真的够强大吗?不是的吧……自己一直以来,都在受国广的保护不是吗?
  在岁先生那里的时候不就是吗?自己被作为遗物送回了安土,而国广和岁先生一起上了战场
  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和泉守没有再见到岁先生,更不要提国广
  之后的日子……时代变迁,战场的主角变成了枪和大炮……自己失去了武器的意义,被放了美术馆里
  一切的意义……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没有办法保护国广反而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受苦
  啊啊……自己……可真是不成熟……

  “兼先生……为什么,您哭了?”
—————————————————————————
        *无奖竞猜【是什么造就了堀川】(hua)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