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冥尘木

这里星木,学生党一枚,野生可以捕捉,写写填词有时写文文,填词想唱私信说一下便可以拿去记得表明处处(ง •̀_•́)ง
对于填词的前辈们来说我还差的很多,呦西,努力加油٩( 'ω' )و

「土方组」对不起,我爱你

*堀川视角注意,不喜勿喷
*私设有,请见谅
*前半部分儿时兼先生,穿着羽织的堀川和能看见付丧神的土方先生
*原本是自戏大致修改了一下发了出来请见谅
*文笔超渣请见谅
*虐有,不舒服找我我会给你一个拥抱的【bu】
————————————————————————
清晨按照日常的生物钟起床洗漱,穿戴好了以后仔细打理了自己的长发,拿发带紧紧的系好,随后走到桌前帮助土方先生整理着文件
「国广,你来看这个孩子!」土方先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抬头看向窗外,笑了笑后架好纸笔,走出了房间
【土方先生,我来了!】从屋里小跑了出来,走到了人面前,突然在人身后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孩子,便歪头讯问
【土方先生……这个孩子是?】歪头看向了身后的那个孩子,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让自己离不开他的脸上,一直注视着他
「啊,来,自我介绍一下」看着土方先生轻轻把那个孩子推到自己面前,那个孩子紧握着与自己身高不符合的刀,莫名的可爱让自己不禁脸上露出了笑容
「不,不许笑!我可是实用性与美貌兼备,帅气又强大的和泉守兼定!」名为和泉守兼定的孩子嘟起了自己的嘴,一脸气愤的看着自己,于是自己很自然的蹲下,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我是堀川国广,土方先生的胁差】话还没说完自己的手被拍掉,但是脸上依旧笑容不减一直笑看着他
「我会变的比你还强的!不许摸我的头!」对方叉着腰,轻轻跺两下脚表示自己的不满,自己没有在意什么,依旧笑看着他
「堀川国广是吧……真是一把奇怪的刀……」对方小声呢喃,可是自己却听得一清二楚,假装没有听见
【因为和泉守太可爱了,忍不住就笑了呢】将自己露到额前的碎发收回耳边,依旧面色不改
「等我长大!等我长大我保证你会对我对我刮目相看的!」
听到对方的话有点愣住,这是在向自己宣战吗……嘛,反正是个很可爱的孩子,思索了一会儿抬头对上人蓝色的眸子,轻轻说道
【好啊,我期待你长大的样子哦】

因为自己本来就很会照顾人,即便身边多了一个孩子也不会觉得太麻烦,更何况自己也很喜欢他,所以从来不会觉得烦躁
「国广,国广」小家伙扯了扯自己的羽织,自己笑着放下了纸笔,转身笑看着他
【怎么了,和泉守?】自己稍稍歪头,看着他满带笑意和闪烁的眸子,心里突然十分开心
「国广!我今天和岁先生出阵去了!打仗赢了哦!」对方自豪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自豪样子显得异常可爱
【嗯,不愧是和泉守呢】鼓鼓掌迎合对方,可是对方突然陷入一阵沉思,自己不禁疑惑
「国广,等我足够帅气又强大,就叫我兼先生吧!」对方握了握拳头,抬起头看着自己
【嗯?嗯……好啊】我笑了笑表示迎合
「太好了!最喜欢国广了!」对方开心的跳了起来,随后又跑出去追蝴蝶去了,自己摇了摇头,继续低头看着文件
【兼先生吗……】一只手撑起了下巴望着窗外盛开的樱花,不禁陷入了沉思
【我期待着呢……】
不知不觉间,好像还没有过多久,他就已经长的比自己都高了
脸上多了一丝英气,从前是自己摸着他的头,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位置就反了过来,想想也是无限感慨
【和泉守,你已经是个大人了能不能不赖床了……】我无奈的扯了扯对方的被子,看着死活也不起床的人
「国广……嗯……」对方翻了个身继续死死睡去,好的,今天的堀川国广依旧直接掀开了和泉守兼定的被子
「国广!!!!」自己转身就跑,对方十分烦躁的挠了挠头无奈起床
【嘛……谁叫和泉守你还是一副小孩子的模样呢】我迅速的拿来了换洗的衣服,习以为常的为人打理,对方仍是一股倦意,只好无奈摇摇头
「堀川,来一下,我找你有事情」土方先生打开了屋室的门,脸色似乎有点阴沉
【啊,好的土方先生】自己迅速的为对方梳好了头,嘱咐完对方的事情便小跑出去
清风吹过我的头发,感受到了一丝清凉,但是心里似乎有着丝丝不安,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土方先生,我来了】自己端正的跪坐在了对方面前,等待着对方发话
「堀川,下一次的战争,我想让你和我上战场」对方背对着自己,我看不到他的神色,突然心底涌起了一丝不安
【土方先生,那么和泉守他……】我突然发问,随后才发现自己失礼了,便又闭嘴等待人发话
「他啊,我准备把他送回安土」这句话正中靶心,没想到自己设想的居然成真了
【土方先生!】我急忙站起,脸上焦急的神色浮现了出来
【和泉守他是您最引以为傲的刀啊!绝对不可以让他离开您啊!】
「我知道……」土方先生双手背后,并没有看向我,只是望着青蓝色的天空轻轻说道「后世的人……会怎样评价新选组呢……」
他没有再说话,我也没有
后世会怎么样评价新选组呢?
我也不知道……
在那一天,头一次感觉到夏天的风也是如此让自己焦躁,内心中的不安不知道该怎样处理,不只是担心土方先生,内心中还有一个人……
和泉守兼定……

那天是怎么结束的,我大概忘记了
土方先生没有想改变自己意愿的意思,我也没有什么可讲的了
只不过……感觉还没有和和泉守在一起多久……就要分开了……突然有点不舍……
「国广,你在想什么呢?难不成……是看我看到入迷了?」和泉守挥了挥自己的手在我眼前,我打了一个寒颤,才发现被自己打翻的笔墨
「你还好吧,国广」他拿来了手绢,我接过后擦了擦自己的手臂,也擦了擦湛蓝的羽织,叹了一口气
【我没有事情……可能太晚了,累了】自己垂下了眸子,望着那张字迹繁乱不堪的纸
「国广?你还好吧?」他凑了上来,拉起了我的手「不会生病了吧……」
【不是的】我轻轻摇了摇头,放开了他握住的我的手【今天太晚了,我给您把床铺铺上就睡觉吧,土方先生明天早上有话说……】
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也没有再和我说一些什么,我只是铺好了床,为他熄灭了那顶油灯,走出了房间
夏夜的蝉声让我觉得烦躁,我轻轻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先是加州先生,然后是大和守先生,再是长曾祢先生……
最后轮到我了吗……
怎么办,心里真的好不安
冲田先生,近藤先生,最后到了土方先生
新选组的故事终于要拉下帷幕了吗?
我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脱下了自己的羽织,月光打在它的身上,似乎有一些悲伤
【算了……晚安】自己把它规矩的叠好,放到了床边,自己躺在了地铺上,闭上了眼睛
一切……都要结束了吗?
第二天起来我并没有睡好,脑袋似乎仍旧有点昏沉,叠好被子放到了柜子里准备去洗漱,可是刚开门就看见了新的衣服
【我的吗……】自己蹲在身子拿起了那套衣服,内心有点不安,把它收拾在了衣柜里
【如果可以……我希望在他走之前,我还是这个模样】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完居然也愣住了
自己已经这么在意和泉守了吗?之前的自己只是单纯的喜欢这个孩子而已……现在……
已经是爱了吧……
那份宠溺,那份关心,那份来源于心底依依不舍的痛已经足以证明
【对不起……】那股心痛感突然侵蚀了自己的身体,泪水盈满了自己的眼眶
最后的一天……我只想再好好看看你……
但是……表达不出来的爱意……
我该这样承受……

这个夜晚,终于还是来了
我悄悄的把兼先生梳头的发生拿走了,然后顺理成章的把自己的送给了他,至于为什么,可能心底希望他会记得我吧……即将面对我的是什么,我都知道
「国广,你怎么这么阴沉啊」对方戳了戳我的脸,一脸不满的看着我
【啊,抱歉……我在想事情】我摇了摇头,带他走进了土方先生的房间
那个年轻的少年跪在土方先生面前,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在他的脸颊,嘴里说着一句又一句的感谢,手里住兼先生本体的手不禁紧了紧
「国广?!这是怎么回事」对方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场景,我什么也没有说,低头看着地面
「说话啊国广!你早就知道是吗?!」他抓住了我的肩开始摇晃,眸子里的光不禁有些逼人
【没事啦,兼先生】我推开了他的手臂,笑着摇了摇头
「国广……」对方愣住了,因为我叫了他“兼先生”
【一切都会好转的,等土方先生凯旋归来好吗?】我第一次主动的握住了他的手,把他放在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抬眼看着他
「就算你这么说……」兼先生有点气愤,晚风吹起了他的头发,显得十分凌乱
【拜托了,兼先生】我没有放下脸上的微笑,依旧看着他
那一瞬间空气突然变的十分宁静,我仿佛在和兼先生打赌,先说话的人,就输了
「呼……」兼先生深呼了一口气,就好像是做了重大的决定一样「答应我,一定要回来」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被年轻的少年带走,离开了这篇隐匿着战火的土地
我闭上了眼,再一次感受着夜晚来的风,交杂着一丝凄凉,我转身走近了自己房间,脱掉了我的羽织,换上了那身简洁的出阵服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拿起了镜子前的剪刀,眼前突然蒙上了一层水雾
“咔擦……咔擦……”剪刀的声音回响在只有我的空荡的房间里,眼里的泪水终于忍不住了,划过我的脸颊,配合着剪刀的声音掉落在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心痛呢……
舍不得啊……我舍不得……
我睁开了眼睛,镜子前的自己焕然一新,清秀的短发衬托出了自己英气的脸颊
起身,我来到了土方先生身边,和他一起快马本向了战场
后世会怎样评价新选组呢?
我不知道……
在这场战争后,刀的时代终究是结束了
土方先生被枪击中,我滑出了他的手掌,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心好痛……仿佛要撕裂了……
终于到了结局吗?不……内心仍旧不甘啊
我被敌方缴纳上去了,跟着一艘轮船航行到了太平洋上
之后呢?
我被无情的扔下海……
视线突然变的迷糊了,我什么都看不清了
海水划过了我的伤口,丝丝痛感让我异常痛苦
【我……食言了呢……】
【明明说好,要凯旋而归的】
冷兵器与海底的沙碰撞发出了轻轻的声响,我最终沉入了海底,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全身使不上力气,陷入了沙子里
【对不起……兼先生】
【我爱你啊……】
*end
—————————————————————————
好的这里星木(ง •̀_•́)ง,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一下码了三千多字……感受到了文手的辛苦……反正这个不是坑简直太好了。嘛,这段时间可能会消失啦,但是大家等我哦!暑假就回来了!等着小星木我考试回来哦٩( 'ω' )و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