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冥尘木

这里星木,学生党一枚,野生可以捕捉,写写填词有时写文文,填词想唱私信说一下便可以拿去记得表明处处(ง •̀_•́)ง
对于填词的前辈们来说我还差的很多,呦西,努力加油٩( 'ω' )و

【土方组】保护你的理由

*原pro注意
*ooc有,请见谅
*审神者有,不喜勿喷
*兼堀有,堀兼也有一些
*时间线多,注意
*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 @叛逆蓝调_ 太太的点文,明明是感觉应该甜甜腻腻的却写的忍不住发刀子对不起嘤嘤嘤
————————————————————————  
  堀川国广很郁闷
  非常的郁闷!
  “真是的……兼先生今天是田当番再不起来长谷部先生又会生气的!”伴随着清晨的到来,按时起床的堀川国广努力的叫着自家“大龄巨婴”起床
  “五分钟……就五分钟国广!哇唔……今天也不想种地啊……”和泉守翻了一个身,从堀川手里救出了自己的被子
  “兼先生!再不起床我就生气了!”
  “……”
  “兼先生!”
  “Σ我,我这就起还不成”
  清晨路过的审神者一脸蒙逼
  敢情我一大早来查房是看你俩打情骂俏的!
  坐在走廊里喝茶的三日月笑了笑
  “哈哈哈,甚好,甚好”
  
  “所以说果然很奇怪吧——”午休,清光一边嚼着审神者给的团子,一边狐疑的看着堀川
  “Σ诶,怎么了加州先生”
  “对对对,是很奇怪——”安定听到清光的话,也跟着点了点头
  “Σ诶,大和守先生也是吗?!”
  “因为怎么看都很奇怪吧,在新选组的那个时候,堀川你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清光单手撑头,撇了撇嘴
  “在新选组屯所的时候,堀川你可是作为土方先生的「鬼之胁差」严行法度的,整天板着个脸,活生生像个鬼”安定也学着清光的样子,齐齐的看向堀川
  “尤其是对于和泉守,你是看他看的最多的一个吧,哪里像如今这样天天兼先生,兼先生的”
  “是吧安定,明明超级凶的”
  “嗯嗯现如今完全被和泉守俘虏了”
  “按照主公的那边的话就是……被反攻了”
  “唉……这世道”
  听着冲田组两只不停的唠叨着自己曾经的那个鬼之胁差样,堀川只好无奈笑笑
  嘛……有吗?
  
  堀川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和泉守兼定是在一个春天
  那天自己刚处理完组内付丧神的一次争执,身心疲惫的回到了房间
  “真是的……麻烦死了”
  起身,脱下羽织叠好,随后端正的坐在书桌前,看着一本本文献
  “堀川——你快来看!”土方的呼喊声传来,堀川答应一声,随后小跑了出去
  “这是和泉守兼定,怎么样,可是把名刀!”土方拍了拍身旁小家伙,堀川歪头,便看见了那人
  明明不及自己的腰高,傲气到还是不少
  “请多指教”堀川点了点头,随后开口“你就和我住在一个屋子里,一会儿我会带你去逛屯所”
  “好,那以后我就叫你国广了!”
  
  对啊……是这个时候认识的兼先生
  “国广,国广?国广!”
  “啊?啊,抱歉兼先生,我在想事情”堀川回神,对着和泉守笑了笑
  “你这家伙啊……”和泉守轻轻敲了一下堀川的脑袋,宠溺的笑了笑
  “痛……兼先生!”
  “嗯?怎么了?难道对我这帅气又强大的刀有意见了吗?”和泉守钻进了被窝,单手撑头笑看着堀川
  “兼先生明天还要出阵请慎重”
  “没关系的~主公不会介意的”
  要是此时审神者在旁边的话一定会怒吼
  你俩干脆啥都别干好了!谈恋爱去吧!
  
  “国广!国广!岁先生他们今天去花柳街!我也想去!”年幼的和泉守抓着堀川的衣袖,小眼睛眨的发光
  “什么?!花柳街?”堀川放下了笔,敲了一下和泉守的脑袋“你还小,不许去”
  “诶……那,那我可以去灯会吗?”和泉守揉了揉被敲的脑门,可怜巴巴的看着堀川
  “……去吧,大和守或者清光应该都会陪你的,长曾祢大哥也是”堀川叹气,再一次拿起了笔
  “不嘛不嘛,我要国广和我一起!就我们两个!”和泉守夺过了堀川手里的毛笔,眼神里带着几分撒娇
  “和泉守……”
  “国广~去嘛去嘛~国广最好了~”和泉守甩着堀川的胳膊,任性的撒着娇
  “不去,屯所还有还多事情要干呢,不去”堀川撇了撇嘴,随后撒了和泉守的手
  和泉守一看,堀川是软的不成了,看来只能来硬的了!
  “国广!你要是不陪我!我,我明天就跑出去!再也不回来了!”和泉守一甩胳膊,直接坐在了地上
  堀川国广听见和泉守这么说,突然一震
  这种担心感……是什么……
  “国广整天跟岁先生一样!板着个脸,清光和安定都比国广好!”
  不甘心的感觉……心里好不舒服……
  是……喜欢吗?
  “我去,现在就走”
  “哟!国广最好了!”
  
  在那一夜,堀川牵着和泉守的手,走在各种各样的花灯之间
  和泉守笑的很开心,不仅仅是因为拿着堀川给的花灯
  是因为有堀川在他身边啊
  “沾到嘴巴上了哦”堀川叹气,随后擦去了和泉守嘴角的残渣
  和泉守笑了笑,随后踮起了自己的脚尖,在堀川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吻
  “最喜欢国广了!有那么那么喜欢!”和泉守牵着堀川着手,笑的可爱
  真是的……
  堀川蹲下,轻轻抱住了和泉守,然后吻上了他的唇,有着些许侵占的意思
  “若是喜欢我,就吻这里好了”
  
  喜欢,好喜欢
  
  从那以后,两人就再也没有分开后,整天黏黏腻腻的
  当然,主要还是堀川一直宠着和泉守
  隔壁冲田家的两把刀看了纷纷吐槽
  “堀川你这是偏心!”
  
  对啊,之前和兼先生是这样的相处方式啊……
  什么时候变了呢?
  
  总感觉……忘了什么?
  
  “国广……不想干活……”和泉守抱着堀川,把头埋在堀川的颈窝间
  “嗨嗨,辛苦了辛苦了,兼先生最厉害了”堀川拍了拍赖在自己身上的大型巨婴,无奈笑了笑
  “不行了,我需要国广亲亲我再考虑考虑干活”和泉守抱着堀川的力度紧了紧,假装撒娇
  “兼先生……”虽然堀川一脸无奈,还是撩开了和泉守额前的秀发,然后吻下去
  “国广,是你说的吧”和泉守顺势握住了堀川的胳膊,然后坏笑着
  “要是喜欢我的话,就吻这里”说完,封住了堀川的嘴,加深了这个缠绵的吻
  刚想来查看工作进度的审神者刚进来就看到在无限闪耀的土方组,一想内番加零又离自己不远了
  “你们两个!别给我秀恩爱了!给我!干活!”  
  
 
  “怎么?还没想好吗?”丑恶嘴脸的男人站在堀川和和泉守面前
  “已经是最大宽容了,你,或者他留一个,另一个就随我走吧” 
  “刀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要被销毁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我不要!国广别走!”和泉守扯着堀川的衣服,眼里闪烁着泪花
  “我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不要!呜呜……”年幼的和泉守哭了出来,使劲抱着堀川的胳膊
  “……听着和泉守……”堀川转身蹲下,抓住了和泉守的肩膀
  “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照顾自己,努力的变强,不要再偷懒了知道吗?”堀川红着眼眶,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流出来
  “不要!国广不要离开我!我不要!”和泉守抱住了堀川,死死的抱紧,生怕下一秒他就会丢下自己
  “听话……和泉守”堀川拍了拍抽泣的和泉守,声音带上了一丝哽咽“认识你……我很开心”
  “我也是……呜呜……我最开心能认识国广了,求求你国广别丢下我一个人”
  堀川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给和泉守擦去了眼泪“你已经长大了,是兼先生了,要变的更强才可以啊,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呜呜……国广……”
  “所以说答案很明确了吧?是你跟我走对吧”那人耸了耸肩,看着正在哭泣的两个人“真是感人啊”
  “我跟你走,让兼先生留下来”堀川起身,眼神坚定的看着那个人
  “那么,请吧”
  “我不要!国广!”和泉守试图抓紧堀川的手,不过这一次……没有抓到
  堀川和那个人走上了轮船,伴随着一阵轰鸣声,轮船开往了太平洋的深处
        国广……
  和泉守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大声的冲着堀川的方向喊
  “国广——!下一次——!就让我来保护你——!”
  “我——最爱你了——!”
 
  
  
  “唔……”伴随着梦醒,堀川猛的坐了起来
  啊……我想起来了……
  是这个时候啊……
  堀川转身,轻轻的趴到和泉守的耳边,小声的说着
  “兼先生……我也……最爱你了”

————————————————————————
这里!星木_(:з」∠)_
这里最后是刀狩的梗,那个人是幻象的,这次感觉写的越来越神奇了_(:з」∠)_果然我还是好好写填词吧٩( 'ω' )و 下一次的填词就是刀音五的剧中曲和live了,猜猜是什么呢

评论(2)

热度(41)